奶油毛巾

LGY股场外董事

我戾气好重啊
真的不应该
普通人按照古典戏剧的定义都应该是喜剧里的一员 有着平凡的快乐和烦恼
不应该拥有和喜剧人设不符的戾气

马小姐的茶话会

做了个梦
梦到一群前朝遗民来我家做客,是留洋回来的前朝贵族。我也不太认识,反正看他们一个个都长得很好看,还自带了茶具,是一种竹纤维还是不知木纤维织成的杯子。杯体内有复杂的机械结构,他们说是用来报废的。
其中一个人跟我说,我不喝六安茶。我点点头,说这不是六安茶,是旧年雨水蠲的金骏眉,然后就垂着眼在一旁听他们讲话。
他们在我家谈笑风生,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所以具体是啥我也忘了,就是听着都很贵。我心里暗暗想,原来真正有钱的人都不说包包鞋子什么的。
聊罢,有个人把杯底的机械装置一拉,报废了那只精致的杯子,扔进网格淡蓝色塑料桶里,就像扔一个一次性杯子一样。我忍住不凑上前去研究一下那个杯子的好奇心,偷偷瞥了一眼那个杯子,觉得“报废”这个功能做得真是让人难以理解。毕竟它外观上看上去还是一个完整的杯子,可以用来装水。
然后他端详了一眼我家客厅,说,你这房子偷税漏税,要举报我。
我说,我只有这一套房子,不需要征税。
我着急了,说你们去系统里查,每个人的资产都有记录,我真的只有这一套房,还是我爸妈留给我的,已经几十年了。
又有人说,现在不管几套房,都要交税,这之前一直没交吧,之前没交的不追溯了,现在开始每年要交20%。
我着急了,我知道他们这群人好像举报一个人漏交房产税,就可以从中分成,而且自己可以免除房产税。我知道我这是被盯上了。
我就急醒了。

今晚的白宇是我的周慕云

我有一个脑洞

某拥有神颜的男明星沉寂娱乐圈多年 通过某个很糙的网剧一夜爆红 但是还是没有主流的导演和本子找他 唯一看得上的制作者还想睡他 就觉得这样的红很难接受啊然后觉得一切都是假的就很想逃避这样的现状 觉得人生突然没有了意义 戏也拍不好了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

但舍不得不赚钱 毕竟以前真的穷过。

感到身心疲惫每天都在对容颜老去的焦虑和面对为了脸而焦虑的自己感到厌恶的循环中度过。

于是他竹马恋人找国外找人做了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工智能 通告费打对折
天天拍那些个自己从来不食用的炸鸡广告 饮料广告 三线手机广告 偶尔接一两个真正想接的广告

粉丝虽然觉得他拍广告僵硬别扭但是更吃像他这样不擅长营业的人设为了他各种买买买

自己跟竹马恋人去国外的小岛上度假去了 天天在沙滩上做爱后来终于有点好了 但是依然是各种通告和流量就是没有他看得上的本子和角色 然后这个事情又被竞争对手曝光了
他粉丝就很愤怒啊都变成了anti

然后他彻底黑化自己投资了一个厂子量产自己为原型的AI恋人 竟然大卖

然后他就嗤笑着心满意足消失在这个世界里了











居一龙每个截图都好看 每个几秒的动图都好看 但是整个3分多钟的现场听下来还是感觉他“不是属于舞台”的人。

北宇就不一样了 虽然跳个大花轿都莫名好看得不得了,但是没有一个截图是好看的……

可能就是影视感跟舞台感给人带来的感官上的差异吧……

脆皮鸭文学里 每次形容男主像“开屏孔雀”
就有一只孔雀从世上消失🙄️🙄️🤪

刷完昨夜份的快乐
不知道为何 哼起了明月几时有
今天哥哥就在直播里唱了月亮代表我的心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唯有今夜月色很美是真的
你最动人也是真的

宇让我真实地陷入爱情

以前真情实感地萌过凯源
后来再也不ZQSG地萌任何RPS了

大多数电影展示的是活,有一些电影讲的是死
而药神讲的是死生之间的“癞活着”
它也没有给出任何哪怕是精神上的救赎之道
神明救不了 亲情救不了 药神自己去西天 下地狱 也救不了。
降临在自己身上的都是砧板上待处理的鱼 刮掉了鱼鳞 翻着白眼 腮还在动。 而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都是厄运面前暂时的漏网之鱼。
看完根本哭不出来 只剩胃抽搐

从爱豆身上学到了对于职业的敬畏感
所以我不能再刷爱豆了 应该滚去学习🤪🙄️